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东莞阳光网
 
 
网站首页
新闻视点
生态水乡
投资热土
乞巧之乡
教育强镇
平安望牛墩
生活资讯
数字电视
政务公开
镇长信箱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视点>> 东莞新闻>> 正文
站内搜索:
溺水事故频发,谁之过
    在记者统计的暑假前后这段时间发生的学生溺亡事件中,溺亡的学生中绝大部分来自新莞人家庭。他们的父母因为忙于生计,无暇顾及子女暑假安全。新莞人孩子频频发生溺亡的悲剧,谁之过?社工机构说,这是个社会问题,需要全社会来解决。

    忙于打工 家长难顾子女

    2010年的7月3日,对在塘厦龙背岭打工的王家瑞和在道滘南丫村打工的朱明来说,无疑是黑色的一天。同一天,两位新莞人的儿子,一个溺亡在水库,一个在河涌里淹死。原本不认识的他们,这一天在殡仪馆里号啕大哭。

    两位父亲的丧子之痛

    下午1时15分许,去上班前的王家瑞走下楼梯时,再次叮嘱四个小孩,“不要到水库去玩!”但在一个小时后,他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你快点回来吧,到水库那里。”妻子的声音极度悲切。

    儿子、水库,不用妻子继续说下去,王家瑞发疯似的往离家四五公里远的塘厦虾公岩水库跑过去。王家瑞跑到水库时,刚好看到儿子被救援人员打捞上来,手臂被提出水面,身子还泡在水里。他就跳进水中,紧紧地抱着儿子冰冷的身体。

    同一天。吃完午饭后,难得有时间休息的朱明倒头便在凉席上睡着了。电风扇转动起来的声音伴着呼噜声在午后安静的出租房里响个不停。儿子朱宇豪跟着外婆外出乘凉。

    突然,还在熟睡的朱明被电话吵醒。“孩子回家了没有啊”,朱明的小舅子打来电话询问。朱明与家人分成四路在南丫村找个遍,依旧是没有见到儿子的身影。“孩子是不是太调皮了,跑到别人的家里了”朱明忐忑不安。最后,朱明的小舅子在河涌里发现了孩子的身影。当孩子被前来营救的治安员抱上岸时,刚刚还能站立的朱明立刻双脚发软,靠在他人肩上。

    这一天,刚好是周末不用上学。这一天,王家瑞和朱明像在莞的许多新莞人父母一样,为了家庭在流水线上辛苦工作。这一天,他们失去了唯一的儿子。

    生活所迫忽略课余安全

    如大多数一线的工人一样,王家瑞与妻子的生活,都被那份月收入1000多元的工作牢牢占据。“家庭要用钱,小孩要读书,工作不能停下来,对孩子的关爱就少了。”

    在工厂里做保安的朱明也说,工厂的作息时间将他们固定得太死,而且难得有周末休息时间,与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也就局限在晚上。“父母与子女之间交流太少,渐渐疏远。”

    但在平时,他们并未忽略对孩子的安全教育。“经常都会跟他讲过马路要注意安全,绝对不能到水库玩”。但说归说,他们也没时间去紧跟着孩子在课余时的举动,

    新莞人子女也就这样渐渐地与父母相离,留守在老家是常态。即便是在一起,也多是晚上睡前看上一两眼。“要加班的话,等我们回去时,孩子都已经睡着了。第二天孩子醒来时,我们都已经上班了”,何冬香说,这何尝不又是一种留守呢。

    这段被指近两公里内,没有任何安全警示的虾公岩水库华昌农场内的支流水库段,成为王家瑞丧子之痛伤心地之后数天,仍有小孩到水库里游泳。

 
网友评论 共 0 条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