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东莞阳光网
 
 
网站首页
新闻视点
生态水乡
投资热土
乞巧之乡
教育强镇
平安望牛墩
生活资讯
数字电视
政务公开
镇长信箱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视点>> 东莞新闻>> 正文
站内搜索:
师市“造城”:援疆红利下的产业抉择

  记者一月内两次入疆,近距离观察东莞对口援建新疆农三师图木舒克市

  若不是此次对口援疆的召唤,或许东莞企业、市民不会像现在这样高密度聚焦到这座北倚天山,南牵玉河,处于喀什噶尔河与叶尔羌河的下游平原的西北边陲之城——农三师图木舒克市(以下简称师市)。

  其实,师市能出现在中国的版图上,已经是一个奇迹。

  据当地地方志中记载:宇航员从航天飞机上遥望地球,发现有两块斑点:一个是撒哈拉大沙漠,一个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这黄色的魔怪在“死亡之海”的大旗下,不断扩张,但是西面一道广袤的绿洲挡住了它黄色的触角,这道“绿色屏障”就是师市。

  这座历经40多年从不毛之地建起的“人工城”将迎来一连串的机遇——10年援助期、数十亿元援助资金注入以及特殊的扶持政策。可以想象,这个相对封闭的贫困地区看似一步即可登入突飞猛进的新天地中。

  这到底将会成为一座怎样的城市?待兴中的他们如何弥补缺水、交通不便、产业配套不足等先天短板,从而作出一个可行的产业战略抉择?又如何预防GDP突飞猛进带来的生态隐忧?本报记者一月内先后两次入疆,近距离观察师市,向读者解读这一座充满神秘色彩的西域新城。

  1

  一纸公文

  农三师隶属于兵团,集约化程度非常高,一纸公文下去,就能把上十万亩地的农产品产业进行拍板,五年内就可以有成效。

  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以及列入议程的师市拥有与喀什一样的“特区”特权,加之不菲的援建资金,一连串的利好消息,让师市上下都弥漫着一种发展的冲动,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地方官们在新形势下学习适应市场规律,这种冲动其实由来已久,只是如今更为强烈。

  6月23日晚11时,此时太阳刚刚落山。

  东莞市援疆工作队结束一整天忙碌后,入住一个团部的招待所。招待所设备很简单,两人一间房,房内除了两张床,仅剩下一台信号时断时续的电视机。陪同考察的师市农业局官员李俊顾不得看世界杯,卧在床前敲打电脑键盘,草拟农业发展计划。

  这是当地各个局办最近必做的“一门功课”:面对援建利好政策,各局必须重新制订出一个五年至十年的援建规划。

  自南疆塔里木大学农业专业毕业后,李俊12年里寻求当地农产品的国内销路渠道,一直无解。“我们有这么好的农产品,为什么卖不上好价钱?”

  师市三产比例中,农业独大,耕地面积达到惊人的146.13万亩(近万平方公里)。但高产、优质并不代表优价,当地生产的上等红富士也不过三块钱一公斤,内地则卖到10块钱一公斤。“如何让农产品卖上一个好价钱”,李俊把它写入农业发展规划。

  事实上,更多内地人只识新疆的棉花、葡萄干,不知新疆也有优质的香蕉、苹果、梨干、麦秸。李俊坦承这是一个事实。当地的农产品几乎在国内超市中难寻。之前,他们曾试图打开国内市场,但当地没一家公司敢承接这个项目,原因是对经营品牌业务的茫然,以致超市对他们的水果标准不确定望而却步。目前,当地很多农产品靠农民自己销售,一般在俄罗斯、中亚销售。

  仅仅把控着生产环节,让当地农产品的价钱变动剧烈。48团一名连长告诉记者:去年赶上雪灾,生产的水果没有储藏室,差一点颗粒无收。最近波动的石油价让化肥跟着涨价,农产品价格随着涨,农产品看似涨价却没有增收。“这跟我们学过的课本《多收了三五斗》,如出一辙。”李俊说。

  李俊说,沿袭了多年的传统农业只是一味搞生产,真正赚钱的是后续产业、加工和营销,当地初步打算建立一个物流中心和农产品深加工中心。“广东有很多农产品集散地,释放农产品的供货信息,这就是市场调节的一个平台!”

  为招揽企业参与当地农产品的后续开发,李俊打起了广告:我们除了自然条件外,最大的优势莫过于集约化程度。“农三师隶属于兵团,集约化程度非常高,一纸公文下去,就能把上十万亩地的农产品产业进行拍板,五年内就可以有成效。” 

  李俊并不回避师市交通运输的短板。当地2000年前后刚通上火车,不通水运,农产品运费成本自然偏高。“把白菜价的水果运往广东也成了猪肉价,广东人民怎么会买我们的产品呢?”这些看似琐碎,又不得不解决的问题让李俊感觉到,“做完整一个产业链并不那么容易”。

  当地已提出一个计划:到2015年发展粮棉油蔬、干鲜果品深加工等食品工业,加速浓缩制品等产品的开发,力争农产品加工产值与农业产值之比调整为1:0.4。 

  2

  “造城”运动

  不毛之地崛起了中国最年轻城市之一的图木舒克市,这座城市犹如一张白纸,等待着规划和开发。

  与国内多数城市不同,师市是党、政、军、企合一,具有独立的公检法司和监狱管理机构,保持着部队的师、团、连建制,而如此特殊的架构与当地的历史、地缘因素分不开。

  1958年毕业于四川仁寿师范学校的邹淑芬,于1960年远离故土和亲人,不远千里,只身来到农三师农场,此后再也没有离开过这片土地。“当时,这里净是荒原、戈壁、沙漠。”

  据史料记载,1845年3月,民族英雄林则徐从伊犁越天山,沿着叶尔羌河古河道,循着图木舒克山踏勘南疆八城,在农三师图木舒克市“遇大风,歇三日”,但见“黄尘迷雾,几不见人”。

  1966年成了一个时间转折。任茂林既是师市党委常委,又是副师长。据其介绍,1966年1月7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签发成立农三师命令。根据兵团下达的“根治叶河、征服沙漠、巩固边防、建设‘三线’、加强团结、繁荣南疆”的任务,由兵团各师抽调的各路军垦大军和来自沪苏浙京豫鄂等地的支边青年、复员转业军人,汇集叶尔羌河畔,在叶河东岸擂响了向万古荒原进军的战鼓,掀起了屯垦戍边、艰苦创业的热潮。

  “造城运动”就这样开始了。

  邹淑芬如今已年近古稀。她说,那时,她每天的任务就是砍挖5分地的红柳。自己瘦小,加上红柳粗壮高大,根系又发达,砍挖非常费劲,她只能勉强完成3分地的任务。邹淑芬还有点后怕:“更要命的是连一口水都喝不上,那时的三师总场只有涝坝水,而且盐碱大,连洗好后的衣服都是大片大片的白渍,人根本没法喝。”

  据《伽师总场史志》记载,喝了农三师伽师总场的水,连鸡都不下蛋。就因为这个,上世纪70年代初期,许多汉族职工集体搬迁到了库尔勒的野云沟。

  40多年后,昔日“黄土眯目,几不见人”、“秸苇犹高于人,沿途野兽出没之所”的塔克拉玛干西缘万古荒漠上,拓展了绵延几百公里的绿洲,开垦出万顷良田。

  这片不毛之地崛起了中国最年轻城市之一的图木舒克市。任茂林说,2002年9月17日,经国务院批准,设立图木舒克市。图木舒克,突厥语,意为“鹰面部突出的地方”,鸟瞰雄伟峻拔的图木舒克山,像雄鹰突出凌厉的尖嘴,刺向蓝天。

  游客们感慨于这座城市的来之不易和当地人的质朴勤劳。“如果有一天,这座城市拥有10万人了,就热闹了。”任茂林说,这座城市犹如一张白纸,等待着规划和开发。

 
网友评论 共 0 条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